社科网首页 | 客户端 | 官方微博 | 报刊投稿 | 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学术讲座 >

法学研究所举行石俊志研究员聘任仪式
暨“货币法制史学的现实意义”学术报告会

李林、陈甦、张生、杨一凡、高汉成、邹海林、韩延龙、刘海年、席月民

 

 

 

2016年5月17日上午,石俊志研究员聘任仪式暨石俊志研究员学术报告会在法学所三层会议室隆重举行。在聘任仪式举行前,法学所李林所长、法学所国际法所联合党委陈甦书记在法学所贵宾室热情会见了石俊志研究员。双方就法制史等学术领域研究中理论与实践的结合、双方博士后流动站合作等问题深入地交换了看法。荣誉学部委员刘海年研究员、法学所博士后流动站负责人李明德研究员、法学所博士后流动站办公室孙秀升主任等出席了会见活动。

 

 

 

 

会见后,在法学所三层会议室举行了石俊志研究员聘任仪式暨石俊志研究员学术报告会。李林所长宣布聘任决定并向石俊志先生颁发了特聘研究员聘书,陈甦书记主持聘任仪式。李林所长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致辞,在致辞中李林所长指出聘任石俊志先生为法学所特聘研究员对法学所法制史、经济法、商法等学科的建设与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石俊志先生不仅在法学、史学、金融等领域具有很高的学术造诣,同时作为国民信托有限公司总裁,常年参与国家金融、信托等实践活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些宝贵的经验对于法学所强所建设与创新发展具有重要作用。

 

 

 

 

聘任仪式结束后,石俊志研究员以“货币法制史学的现实意义”为题做了学术报告。学术报告会由法学所法制史研究室主任张生研究员主持,荣誉学部委员杨一凡、法制史研究室副主任高汉成作为与谈人分别就石俊志研究员的报告内容进行了与谈。石俊志研究员多年从事中国货币法制史研究,提出通过深入分析中国古代各王朝采用的货币法规、货币政策及其所产生的政治、经济影响,探索各王朝盛衰兴替的经济原因。在报告中他指出将中国古代的货币划分为金属货币和纸币两种类型是不科学的。金属货币和纸币之间的不同,只是制造材料不同,并不是两者的性质不同。从中国货币法制史的角度来看,中国古代的货币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法定货币,另一种是非法定货币。中国古代的法定货币又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信用货币,另一类是非信用货币。信用货币依靠发行者的信用行使货币职能,在交易使用时不需要称量,按照其面文的价值使用,所以也可以称之为非称量货币,中国古代的纸币和铜钱都是非称量货币,或者说都是信用货币。非信用货币依靠本身的金属价值行使货币职能,在交易使用时需要称量,按照其金属价值使用,所以也可以称之为称量货币,中国古代的黄金和白银都是称量货币,或者说都是非信用货币。中国古代史上曾经发生过通过扩大信用发行、调整货币供应量来实现其货币政策的举措。

 

中国古代统一的铜钱流通货币制度延续了两千多年,宋、金、元、明的纸币流通制度也延续了四百多年,其间各王朝采用的货币政策手段极为丰富,成功经验或失败教训很多,大多可以作为我国当前货币管理以及制定或实施货币政策的参考。总的来说,中国古代王朝货币政策稳定,则国运昌盛;货币政策动荡,则民生凋零。中国古代各王朝衰败前夕,无不发生严重的货币危机,但货币危机的爆发,并不一定以朝廷的灭亡为结局。这说明,在中国古代社会,货币危机是可控的。我们的祖先,通过对货币危机的应对,也积累了许多宝贵的经验,其中有三个方面的经验特别值得注意。

首先,通过控制货币流通量来稳定物价,是最为核心的货币政策目标。古代朝廷通过信用发行货币的手段,增加货币流通量,可以获得巨大的铸币税收益。然而,朝廷信用发行货币,使得民间财富部分转入朝廷,市场即出现一定程度的通货膨胀,不利于社会经济的健康发展。这种手段使用过度,就会造成经济衰退,爆发货币危机乃至经济危机,危害社会稳定。因此,信用货币在总量上一定要有所节制,以随时保证物价的基本稳定;

其次,不同的历史时期应该有不同的货币政策取向。唐代以前,各王朝的货币政策主要是限制民间盗铸铜钱,抑制铜钱过多引发的通货膨胀。唐代以后,各王朝的货币政策主要是限制铜钱外流,抑制铜钱过少引发的经济萧条。这一变化,标志着中国古代的商品经济已经从初级阶段步入高级阶段。我国现代的商品经济更为发达,货币流通更为繁盛,以致我们同时面临着通货膨胀和经济萧条两方面的压力。在此情形下,简单地调整货币流通量已经不能够满足现代货币管理的需求。因此,要分析当前我国市场经济发展历史阶段的客观需要,制定最优、有效的货币政策;

最后,相同的货币政策可以产生不同的政治、经济后果。中国古代王朝比较多地采用铸行虚币大钱掠取民间财富的措施,从而实现富国强兵的目标。掠取民间财富可以为朝廷筹集战争经费,民间贫苦则有利于朝廷扩大兵源。汉武帝发行白金三品、赤侧五铢,皆是虚币大钱,大规模地掠夺了民间财富,筹集了军费并取得了征伐匈奴战争的胜利;周武帝铸造五行大布,用来筹集军费击灭了北齐,从而壮大了北周,为隋文帝统一中国奠定了基础。然而,王莽铸行大泉五十,造成了新朝的灭亡;宋徽宗铸行当十钱,导致了北宋的衰败。这说明,在不同的政治、经济条件下,相同的货币政策会由于客观情况的不同而产生不同的后果。

当前我国经济迅猛增长,货币流通量达到空前的水平,商品经济的发展也达到了更为高级的阶段。关于货币宏观管理,我们还缺乏超长周期的实证运行经验。如何化解货币危机,如何减少货币危机对社会造成的损失和创伤,如何在市场发展周期的各个阶段采用适当的货币政策,以便在充分就业和经济增长的条件下实现物价的基本稳定,抑制过度的通货膨胀,保障经济的健康发展,是需要我们加强研究的课题。我们的祖先拥有两千多年的货币宏观管理经验,十分值得重视。我们应该以科学务实的态度,对祖先的经验进行深入细致的研究考证,将其作为宝贵的文化科学遗产,予以继承并发扬光大。

出席本次聘任仪式暨学术报告会的还有荣誉学部委员高恒研究员、韩延龙研究员、中国法律史学会会长吴玉章研究员、张少瑜编审、尤韶华研究员、邹海林研究员、陈洁研究员、席月民副研究员等两所师生60余人。

 

石俊志特聘研究员简介:

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院中国古代史专业史学博士,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民商法学专业法学博士,清华大学五道口金融学院国际金融专业经济学博士。现为国民信托有限公司总裁,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研究员,北京法学会民商法学研究会常务理事,中国基本建设优化研究会副会长,中国西部研究与发展促进会副理事长,华南理工大学货币法制史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他多年从事中国货币法制史研究,著有《半两钱制度研究》《五铢钱制度研究》《中国货币法制史概论》《中国货币法制史话》等著作。

 

 

(中国法学网记者报道、摄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