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 | 客户端 | 官方微博 | 报刊投稿 | 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编者按:前日,日本国驻华使馆通过我国外交部及正式外交途径接洽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国际法研究所,表达拜访沟通意愿。2015年8月4日上午,日本国驻华使馆政治部参赞大平真嗣、二等书记官碓井健于造访两所,就日本新安保法案相关法律问题同赵建文研究员、吕艳滨研究员等学者专家进行了友好、真诚和坦率的讨论。8月18日上午,国际法所国际人权法研究室主任赵建文研究员以“联合国宪章、安倍讲话:中日关系中的国际法问题”为题进行了主题演讲,从国际法视角对东亚与世界和平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解读,两所众多学者出席报告会并展开热烈讨论。


研究员学术论坛第三十七讲:联合国宪章、安倍讲话:中日关系中的国际法问题

2015年8月18日上午,法学研究所、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论坛”第三十七讲在会议室举行。国际法所国际人权法研究室主任赵建文研究员以“联合国宪章、安倍讲话:中日关系中的国际法问题”为题发表了演讲,国际法所科研处处长蒋小红研究员担任主持人。曲相霏副研究员、戴瑞君副研究员担任评议人。讲座也吸引了两所众多学者参加。

8月14日日本首相安倍晋三发表二战结束70周年纪念讲话,其中很多内容的表述引起包括中国在内东亚各国的极大关注。结合近期安倍内阁通过新安保法案解禁自卫权,所导致的可能对于东亚与世界和平的威胁等问题,赵建文研究员从国际法的视角进行了详尽的解读。

赵建文研究员首先回顾了安倍谈话之前日本政府所做战争责任等问题的四个谈话内容。具体包括1982年就教科书修改问题,时任铃木善幸内阁官房长官宫泽喜一发表的谈话;1993年时任内阁官房长官河野洋平对二战中与日军相关的“慰安妇问题”发表的河野谈话;以及1995年时任日本内阁首相村山富市就日本承担战争责任问题所进行的村山谈话;和2005年时任日本内阁首相小泉纯一郎发表的战后60周年谈话。赵建文研究员指出安倍谈话并没有全面继承上述四个谈话中日本政府对于历史问题的一贯见解,在很多问题上含糊其辞、在历史认识上出现了明显倒退,因此值得逐字逐句详细分析。

赵建文研究员围绕安倍谈话主要涉及的六个部分进行了详尽的分析。

第一部分以日本如何走上发动侵略战争的道路问题为中心。安倍谈话从日俄战争讲起,美化了其发动侵略战争的本质。安倍谈话认为日本在日俄战争中的胜利极大鼓舞了亚非殖民地人民,树立了黄种人可以战胜白种人的信念,因此日本之后发动的侵略战争具有积极的正面意义。赵建文研究员指出这一历史认识不符合基本史实,安倍谈话不从甲午战争讲起,而从日俄战争讲起,其本质是在于寄希望于美化其发动战争的动机。并企图掩盖其窃取台湾,发动侵略战争的本质。对于日本的地位问题在联合国宪章中有明确的定性,即日本是与联合国宪章签字国作战的敌国,尽管其1956年加入联合国,但这是作为冷战背景下美苏交易的结果。

第二部分围绕日本侵略战争所造成的损害为中心,安倍谈话先谈日本所遭受的损害,即详尽描述了300多万日本人失去生命,还有大量在战争结束后由于不能回到日本本土,而因饥饿、疾病而死的日本人;日本在广岛长崎遭受原子弹;东京大轰炸以及冲绳的地面战斗所导致的日本人伤亡。安倍谈话通过这些列举企图表明日本本身也是受害者。在表明日本也是受害者的立场之后,才谈到日本对于其他国家的损害,其中安倍谈话所使用的提法是:与日本兵戎相见的国家很多人丧失了生命,还包括了缺乏食物而造成了死亡,并给妇女的名誉与尊严造成了损失。对此,赵建文研究员一针见血地指出安倍谈话对于日本侵略战争所造成的损害的表达的逻辑体现了一种右翼思想,即认为侵略战争是正义的,日本理应惩罚那些不承认日本是优越民族的民族。而我国对于侵略战争损害是有明确表达的,即1972年周恩来总理与日本内阁首相田中角荣谈到的日本给亚洲邻国带来深重灾难,日本自身也深受其害。可以看出安倍谈话在逻辑上认为日本首先是受害者,其次才是加害者,这与我们的一贯表达逻辑相反。

第三部分主要谈到了要继承过去日本政府的一贯立场,表明了战争不能重演。但是赵建文研究员指出安倍谈话中的表述与日本政府地一贯立场是有出入的,在小泉谈话中明确的表明了日本对邻国发动的侵略战争。但是安倍谈话中仅用事变、侵略、战争,六个字蜻蜓点水地提到了侵略。其中事变是针对我们的,而侵略的对象不明,战争是针对美国。这样来看,明显就与日本政府的先前表述不同了。而对于道歉的表述,安倍谈话中提到日本过去已经多次反省与道歉,将把印尼、菲律宾等东南亚国家、台湾、韩国与中国时刻铭记在心,致力于这些国家的和平与繁荣。赵建文研究员指出安倍谈话单独把台湾列出来,体现了其在台湾问题上的暧昧立场。尽管从国际法上看,从1941年12月9日中国对日宣战起涉及中日关系地马关条约等不平等条约统统废止,而1945年10月25日中国也正式收回对台湾的主权。但是日本仍旧企图模糊台湾地位问题,在1951年日本宣布放弃对台湾的一切利益。在1952年的日蒋条约中也只提到放弃对于台湾的权益,并未直接承认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在1972年中日关系正常化过程中日本也仅仅提出尊重和理解中国关于台湾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部分的主张。从上述国际法文件中可以看出日本一贯的追随美国炮制台湾地位未定论,这在安倍讲话中再次充分无疑的暴露。

第四部分中提到了感谢与感恩,其中感谢战后600多万日本人回国;感恩中国对数千日本遗孤的抚养,之后让遗孤回国;感谢美国英国荷兰的战俘共同祭奠双方的死者。赵建文研究员指出日本从没有实际上赋予我国战俘国际法上的战俘地位,违反人道主义法的基本精神。

第五部分讲了继承过去,面向未来的问题。其中指出战后出生的人口已占日本总人口80%以上,这些与战争没有联系的人,今后不必再去道歉。也表达了感谢美国,澳大利亚,欧洲国家,以及其他国家超越恩仇的善意对日本的援助。赵建文研究员认为这种表达很容易将中国及其他东亚各国纳入不能超越恩仇的善意的范畴,刺激了这些国家的和平情感。

最后一部分安倍谈话重点从四个方面讲了从战争中吸取的智慧。其一是再也不能用战争方法解决争端。日本是迄今唯一一个受原子弹灾难的国家,应坚持无核化。防止日本再次发动侵略战争。对此赵建文研究员从国际法角度指出对于美国投放原子弹是否合法的问题。应坚持1996年国际法院咨询意见的见解,即在一个国家生死存亡的关头,使用核武器是否非法从法律上不能得出结论;其二是二战中给很多女性的尊严和名誉带来了损害,日本要成为女性人权不受侵害的国度。对于慰安妇问题,赵建文研究员指出要遵循河野谈话的基本立场,强调亚洲各国妇女在战争中被哄骗和强征以及失去自由的事实。而慰安妇的问题不仅仅是安倍谈话中所讲的妇女名誉与尊严的问题,更涉及日本侵略者对于亚洲各国妇女的屠杀问题,是个生命权的问题;其三是要推进自由公正开放的贸易体制,加强援助,发展中国家教育与医疗保障。赵建文研究员提出要关注日本联合美国企图发起的TPP协定中的相关问题,正确评价其对我国的影响;其四是要与有共同价值观念的国家,奉行积极的和平主义。民主法治人权。对此赵建文研究员指出解禁集体自卫权的这一动向,体现了在到底是解禁战争权还是解禁自卫权的暧昧表述,给亚洲邻国和世界和平带来了极大的不确定性。

最后赵建文研究员总结到:安倍谈话在历史问题与战争责任方面的认识相比于日本政府之前的历次谈话全面退步,因此中日关系可能进入一个新常态,即日本国内右翼政权将长期执政,而日本右翼势力的社会基础也将愈发牢靠,日本将会越来越不再考虑邻国的感受,作出伤害邻国的举动,这值得我国在处理对日关系上更加审慎的进行全面评价

在评论环节,曲相霏副研究员指出之所以没有全面追究日本所应承担的战争责任,源于联合国宪章追求和平的理念,但是这种理念并没有达到永久和平的目的。在本质上日本与二战前的情况并没有根本改变,而只有回到联合国宪章,回到二战后国际社会的普遍理念,坚持集体安全体制,才可能防止有可能导致战争的事态发生。而戴瑞君副研究员则指出在慰安妇问题上日本企图推翻国际社会的既有认识的做法是不能够得逞的,而安倍谈话中积极的和平主义的提法可能导致先发制人的自卫权,这一动向值得我们关注。

在互动问答阶段,赵建文研究员与与会的蒋小红研究员、渠涛研究员、刘洪岩研究员就解禁自卫权问题、如何正确认识中日关系问题、爱国教育与反日宣传问题等进行了更加深入的讨论与交流。2015年度法学研究所、国际法研究所“研究员学术论坛”第三十七讲在热烈深入又意犹未尽的讨论中圆满结束。

中国法学网记者张鹏、徐持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