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贸试验区国际商事争议解决机制新发展

作者:薛 源

自贸试验区国际商事争议解决机制新发展

——在“‘一带一路’国际法治论坛”上的主题发言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教授   

2019年10月12日)

 

从三个方面来探讨:自贸试验区境外仲裁机构的引入、国际商事调解的展开,以及中级法院级别国际商事法庭设立的构想。

第一方面,自贸试验区境外仲裁机构的引入。上海自贸试验区已经入驻很多境外仲裁机构,但只是代表处,只能做宣传、联络工作,不能开展仲裁业务。现在上海自贸试验区临港新片区管理办法明确允许境外仲裁机构在临港新片区开展仲裁业务,规定:“境外知名仲裁及争议解决机构经市司法行政部门登记并报国务院司法行政部门备案后,可以在新片区内设立业务机构,就国际商事、海事、投资等领域发生的民商事争议开展仲裁业务”。这首先带来的问题是这些境外仲裁机构作出仲裁裁决的国籍认定。如能以仲裁地为标准,这些仲裁裁决就可以认定为我国的涉外仲裁裁决,可以按照我国仲裁法涉外仲裁裁决的司法审查标准,不需要依据《纽约公约》来承认与执行。我国《仲裁法》采用的是机构标准,即按照作出仲裁裁决的仲裁机构认定仲裁裁决的国籍,这与国际标准,即《纽约公约》框架下的仲裁地标准是不符的。需要我国《仲裁法》确立仲裁地标准,仲裁法修改列入人大立法日程,但是短期内不能出台,这时候就需要最高法院通过司法解释,利用自贸试验区先行先试的机制,确立仲裁地标准。

第二方面,国际商事调解的开展。今年8月份《新加坡调解公约》已经在新加坡开放签署,包括我们国家、美国都已经签署了,但尚未批准。我们也在研究是否加入这个公约。这个公约跟《纽约公约》不一样的是,《纽约公约》缔约国可以作互惠保留,即缔约国可以仅承认和执行以《纽约公约》其他缔约国为仲裁地的仲裁裁决。《新加坡调解公约》没有互惠保留,一国加入该公约即有义务执行该公约适用的国际和解协议。与国际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