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法治保障

作者:朱伟东

 

中国非洲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朱伟东

2019年10月31日)

 

 

尊敬的各位专家,各位朋友,下午好!我的发言题目是“建立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的法治保障”。

    我们知道,中国历代领导人非常重视加强与非洲国家的团结与合作,这是由于中国对中非关系性质的定位而决定的2013年习近平主席访问坦桑尼亚的时候,他在尼雷尔国际会议中心发表了一个演讲,题目是“永远做可靠朋友和真诚伙伴”在这篇演讲当中他明确提出中非从来都是命运共同体共同的历史遭遇、共同的发展任务、共同的战略利益,把我们紧密联系在一起。2015年在南非约翰内斯堡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上,他明确提出了十大计划推动共建中非命运共同体。

2018年在中非合作论坛北京峰会上,习近平主席在开幕式的主旨演讲中再次明确提出,要建立责任共担、合作共赢、幸福共享、文化共兴、安全共筑、和谐共生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在此次峰会上,习近平主席还提出了要将“一带一路”倡议和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以及非盟的2030年议程和非洲各国的发展规划对接起来。为了建立更加紧密的中非命运共同体,习近平主席还提出了八大行动,这八大行动涵盖了产业促进、设施联通、贸易便利、绿色发展、能力建设、卫生健康、人文交流、和平与安全八个方面的内容

十大计划八大行动的推动下,中非之间的经贸往来了突飞猛进的发展,随之也产生了大量的跨国法律问题这些跨境的法律问题的解决需要建立一个综合的全面的法律框架。我们知道法律在跨境的民商事交往当中发挥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可以为跨境交易的当事人提供确定性、明确性和稳定性,另外可以帮助当事人减少一些相应的商业方面的风险,可以提供非常便捷的争端的解决机制。我们知道,跨境交易还涉及到一些复杂的问题,像管辖权的确定、法律的选择、判决的承认和执行,而这些问题都需要有相应的双边和多边的法律框架。

    下面我们可以看一下中非经贸交往当中出现的法律问题。自从2000年中非合作论坛设立以来,中非经贸交往得到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在2000年中非双方的贸易额才是100亿美元,在2008年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在2013年的时候就突破了2000亿美元,2018年又突破了2000亿美元,中国已经连续10年成为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在投资方面,投资发展也是非常迅速,在2000年的时候,中国对非的投资存量只有2亿美元,但是到去年年底已经达到了460亿美元。中国现在有3400多家企业遍布在52个国家在中非经贸往来当中出现了大量的法律问题,这些法律问题不仅仅限于民商事的法律问题,还包括跨国犯罪问题、其他方面的一些问题。

    为了清楚的了解中非之间存在的法律问题,我找了一些数据。首先来看非洲国家法院受理的含有中国因素的案件,当然在非洲国家法院要找涉及中国因素的判决不那么容易,但是我设法找到了一些。

    这个图显示了乌干达法院受理的涉及中国因素的案件,从这个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截至2019年6月9日(如无说明,下面的案件数据都截至这一时间)乌干达法院审理的涉及中国因素的判决50个,涉及中国因素的案件是指案件的当事人可能是中国人、标的物可能是中国、引起的法律关系产生的事实在中国。我们看到这些案件大部分是民商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另外,我找到南部非洲法律信息网的数据,南部非洲包括了南部非洲的一些国家,这些国家法律受理的涉及中国因素的案件有200多件,并且大部分案件中仍然是民商事案件和刑事案件。

    我还找了非洲的一些仲裁机构受理的涉及中国因素的案件,这是开罗地区国际商事仲裁中心受理的一些案件,从2000年—2010年他受理的涉及中国因素的案件排在第二位,仅次于涉及德国因素的案件。这是2011年—2012年的开罗地区国际商事仲裁中心的受理案件情况,涉及中国案件也是排在第二位。

    我们再来看中国法院受理的涉及非洲国家因素的案件为了更具有代表性,我分别从非洲东西南北中区域选取了五个国家说明中国法院受理的涉及非洲国家案件的情况。这些案件都是从无讼网上搜索到的。要说明的是,这些案件的数量并不一定精确,但它们能大致反映中国法院受理的案件情况。首先,南部非洲我选择了南非,在中国法院审理的涉及南非因素的案件有120起在这120起案件当中我们可以看到,大部分是民商事案件和刑事案件,从2013年之后,就是说习近平主席提出建立中非命运共同体以来案件数量有显著的增加。

    这个是来自于北部非洲涉及埃及因素的情况,我们看到中国法院审理的有936起涉及埃及因素的案件,并且大部分案件都是民商事案件和刑事案件,而且从2013年之后案件的数量也是显著增长。东部非洲国家我选择了埃塞俄比亚在埃塞俄比亚的案件涉及365起,同样大部分案件是民商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并且案件的数量也是在2013年以后大幅的增加。西部非洲选择了尼日利亚,中国法院审理的涉及尼日利亚的案件由1000多起,涉及尼日利亚的案件大部分也是民商业案件和刑事案件,也是在2013年之后呈显著增长。中部非洲我选择了刚果)。中国法院审理的涉及刚果案件有37个,主要是刑事案件,民事案件排在第二位,也是从2013年之后案件数量增长的非常迅速。从这些数据可以看出,中国法院受理的中非之间的跨境案件,大部分是民商事案件和刑事案件。另外当然也有很多的投资争议,所以下面我就从这三个方面,就是涉及到民商事、跨国犯罪和投资争议的法律框架来谈谈中非之间现在的法律现状。

    在民商事案件方面我们知道,调整跨境民商事案件主要通过双边条约和多边条约来进行。在双边条约方面,中国目前和现在只和5个非洲国家签订有民商事司法协助条约,并且这5个国家都集中在北部非洲和东部非洲,这个是很不利于中非民商事纠纷解决

    在多边条约方面我们知道,两个重要的海牙国际私法会议公约调整跨国民商事交往的争议解决,即《海牙送达公约》《海牙取证公约》。对于《海牙送达公约》,截止目前只有摩洛哥、突尼斯、埃及、博茨瓦纳、马拉维和塞舌尔等国家加入了,而只有南非、摩洛哥、塞舌尔等加入了《海牙取证公约》,中国是两个公约的成员国。所以对于中非之间的民商事案件,如果通过公约途径来解决的话还是比较困难的。这个图显示了《海牙送达公约》成员国的地图,我们明显的看到发达的经济体大部分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