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 | 客户端 | 官方微博 | 报刊投稿 | 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建言献策 >

王翰灵:南海争端中国不接受国际法管辖

王翰灵
邱震海:好,欢迎回到《震海听风录》。我们知道最近一段时间,中国和东南亚部分国家之间的有关南海主权的争议,可以说是不断的激化,不断的从深层浮上表层。而这个过程当中,无论对中国还是对东南亚有关国家来说,一方面面临一个困境,法律上的困境,政治上和战略上的困境,另一方便也面临一个何去何从的选择问题。刚才北京的王建民先生说,对中国来说有上、中、下三策,所以有关这个问题,我们继续和几位嘉宾进行讨论,各位好。

上、中、下三策,按照刚才北京的健民兄所说的,上策是搁置争议,共同开发,显然按照最近几年,尤其最近一段时间情况来看,显然已经是为许多国家不在遵守,下策至少在目前大家都不愿意考虑。那么中策,在这方面,一方面按照王健民先生所说的,一方面要展示肌肉,一方面通过外交谈判,这方面到底有哪些可以思考的角度。我想首先请教一下在上海的王翰灵教授,王教授,您是法律专家,从司法上首先在中策上有什么司法的考虑吗?

5月13日前须递外大陆架申请

王翰灵:刚才杜先生谈到了,最近南海的纠纷有激化的趋势。他从政治还有经济的角度来分析这种原因。但是我觉得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而且是比较直接的原因是,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南海的周边国家,要在今年的5月13号以前,向联合国外大陆架委员会提交外大陆架的申请。菲律宾就是想在5月之前,向联合国外大陆架委员会提交他对南海的关于外大陆架的申请,这个是比较直接的原因。

邱震海:对,对中国方面来说,目前面对这样法律上的一个,可以说是时不我待的形势,中国方面有这样的考虑吗?也通过法律途径,通过联合国来予以解决?

中国也可递交外大陆架申请

王翰灵:我们中国有权力这么做,按照《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各远海国拥有超过200海里以外大陆架的国家,都有权向联合国外大陆架提出申请,但是能不能被接受,那就是由外大陆架委员会来核准。在2001年的时候,俄罗斯也提出了外大陆架的申请,其中有一部分就涉及到以日本的北方四岛的争议的海域,后来日本提出了反对的意见。其实我们主张南海诸岛都是我们的领土,这些方面我们应该说南海的外大陆架对我们来说是无可非议,是属于我们的,没有争议。

邱震海:好,除了法律问题之下,我们听听其他两位的意见,北京的健民和新加坡的杜平兄,二位有什么建议,除了法律,刚才王翰灵说了,可以通过联合国,尤其在5月13号之前,以及其他的一些法律途径,但显然中国和东南亚国家目前非常错综复杂的原因,形势不光是法律上的原因,还有许多其他非常复杂的原因,杜平,你的意见怎么样?

法律不能解决所有南海争端

杜平:我觉得王先生讲的是对的,一方面是需要通过法律,但是法律不一定能够解决问题,这是客观现实。如果用法律能够解决的话,也不至于现在的分歧搞到这个地步,存在了这么长时间。所以我们应该这样想,和世界上其他热点地区相比,其实南海地区还是算比较和平的,各方虽然会经常出现一些公开化的争执,但是毕竟在大体上还是比较克制的。尤其是中国这方面,面对地区和国际的现实,有一方面是可以做,有一方面是有所不为的,我想这个大局是可以控制的,并不是说非得到了国际法庭寻求解决。

而且到国际法庭,说实话,对中国来讲,对东南亚其他有争执国家来讲,也不一定大家都有把握说能够胜算,就是说我能够有确切的把握,十分的把握,我能够打赢这个官司。诉诸国际法是对自己更有利,还是更不利。一般来讲,我觉得国际法,可能王先生有更多的发言权,一般从小国家来讲,可能会比愿意寻求国际干预。

王翰灵:我插一句,关于诉诸法律的问题,我们在2006年的时候。

杜平:但是不一定非得要走到那一步,就是说寻求国际干预,寻求国际干预以后,可问题可能加复杂,因为国际法干预的话,可能其他的国家会插手。

邱震海:好的,上海的王先生有话要说。

杜平:插手以后,按道理来讲,对中国来可能是很有利的。

邱震海:好,上海的王教授您的意见怎么样?

目前不存在法律解决途径

王翰灵:刚才您说的通过法律解决办法,我觉得目前是不可能的。因为我们在2006年8月25号的时候,向联合国秘书长提交了一份书面的声明,声明我们有关《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争端,包括海洋划界,还有领土的争端,还有军事活动的争端我们不接受任何国际司法和仲裁的管辖,所以从这点来说,我们对于南海的争端,我们是不会诉求法律的解决的。

邱震海:这个已经非常清楚了,中国方面是不会寻求法律解决的途径,国际法解决的途径的。

王翰灵:我们一直主张通过政治协商来的办法解决。

邱震海:接下来我们听一下王健民的意见,健民你的意见怎么样,刚才你说的上策、中策、下策,显然上策和下策都不行,在目前阶段,只有中策。中策你说刚才说了,一方面通过外交途径,一方面展示肌肉,到底怎么样展示肌肉,怎么样把外交和解决展示肌肉结合起来?

中国应多做少说或只做不说

王健民:刚才两位朋友讲过了,从历史的现实来看,显然法律解决不了什么问题,在国际争端问题上,法律可以说是没有什么作用的。因为国际政治是很现实的,所以说在这种情况下,我是想说,它是存在现实的,中国应该说多做少说,甚至是做了不说,。

民间外交也应配合

王健民:政府显示决心和表达态度同时,我想民间也应该配合起起来,为保卫国土人人有责。既然我们大家都知道,保卫钓鱼台的问题,关于钓鱼岛的问题,这个民间有保钓运动,包括台湾、大陆、香港都有保钓人士。关于南海问题的话,我们是不是民间也发挥一点作用呢?跟政府有所配合。

邱震海:有关这个问题打断一下,如果这样的话,显然因为钓鱼岛问题在中日之间和南海问题在中国和东南亚之间显然还是有些不同,中国和东南亚目前是战略伙伴关系,如果那样的话,会不会由此而使中国和东南亚本来就已经比较错综复杂的局势更加火上加油?

民间应宣示国家主权

王健民:民间保卫国土的行动我想可以适当的有所表达,比如说现在最近有很多渔船到那个地方去捕鱼,经常受到一些菲律宾海军的干扰和逮捕,被他们抓去关在集中营里边,包括中国渔船在越南也经常碰到一些麻烦。民间渔船到那边捕鱼,已经是表达了领土的诉求,那是我们的领海,我们可以去捕鱼。

2009年03月19日 10:12凤凰网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