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 | 客户端 | 官方微博 | 报刊投稿 | 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本网首发 >

北京市教委的承诺如何兑现

曲相霏
【学科分类】人权法

 

【关 键 词】打工子弟 团聚权 受教育权

【作者简介】曲相霏:中国社会科学院国际法研究所副研究员;联系方式:北京市东城区沙滩北街15号,邮编:100720

【收稿日期】2011年8月19日

【版权声明】作者授权本网首发,转载请注明"中国法学网首发"

【责任编辑】樊彦芳

再过10多天,北京的小学就要陆陆续续开学了。而就在这新学期即将到来之时,北京关停打工子弟学校的消息令舆论哗然。据报导,自6月中旬起,大兴、朝阳、海淀近30所打工子弟学校相继收到关停通知,涉及近3万名学生。近期更将有24所打工子弟学校被拆迁,涉及学生14000余人。有的校舍已经被拆为一片废墟了,失学的孩子和无奈的父母茫然不知何去何从。面对媒体的质疑和舆论的压力,16日北京市教委作出承诺,不让任何一名进城务工者随迁子女因学校拆迁而失学。北京市教委作出这样的承诺当然值得嘉许,但问题是,北京市教委的承诺能兑现吗?北京市教委真能给任何一名随迁子女包括父母提供不了“五证”的子女安排学校就读吗?北京市教委拿什么来兑现其承诺呢?谁来监督北京市教委兑现其承诺呢?

之所以产生上述这些疑问,并非笔者杞人忧天。第一,为了保证学生不失学,正常的工作程序应该是先有安置方案再关停和拆迁。而就在一天前,北京市教委还表示打工子弟学校关停拆迁一事是各区县的事情,他们不太了解情况。(《新京报》8月16日)既然昨天还不知情,今天怎么就作出承诺了呢?难道教委在一夜之间就能拿出给万余名进城务工者随迁子女安置学校就读的措施和方案吗?如果问题这么好解决的,那为什么没有早点作出承诺,在关停和拆迁学校之前就告知学校、家长和他们的子女,又何必要等到学校被拆了、学生失学了、家长愤怒了、媒体质疑了、舆论沸腾了,才匆匆忙忙地出来承诺。可见,北京市教委对关停和安置并没有作通盘考虑,只想关停,没想安置。在舆论压力下的一句承诺容易作出,可支撑这个承诺的措施和方案很可能还是模糊不清的,或者根本就不可行的。

第二,昨日媒体还告诉我们,海淀区要求家长自行办理“五证”,才可向公立学校申请入学。红星小学1400余名学生中,只有70余人的家长办齐“五证”,申请进入公办学校。新希望小学800余名学生中,只有100余人申请。(《新京报》8月16日)“五证”对许多家长来说很难办齐,尤其是很难在短时间内办齐,例如有些家长从事的劳动没有单位开具务工证,有些孩子属于超生还没有户口,等等。“五证”无疑是阻碍打工子弟进入公办小学的一道高门槛。而今日海淀区教工委副书记乔健则表示,对拆迁涉及的学生无论是否有“五证”,凡愿在海淀区就读的,教委将采取就近分流和改造公办校定向接收两种方式接收。(《北京晨报》8月17日)如果乔书记的表示属实的话,那当然是一道福音。而从昨天要“五证”到今天不要“五证”,也是一夜之间就改变了的,谁知道明天打工子弟入学的条件会不会又有什么变化呢?

第三,北京市教委可以作出承诺,但学生毕竟不能去教委上课,教委的承诺最后还得落实到具体的小学,学生最后还得由具体的小学来接收。教委如何能保证小学按教委的承诺来接收学生呢?学校违背教育部的要求办辅导班、收赞助费等等事项早已表明教委对学校的制约能力是可疑的,教委又拿什么来保证小学会为了教委的承诺而接收打工子弟呢?再说,我们相信许多公办小学确实已经满负荷或接近满负荷,确实没有能力接收更多的插班学生,难道教委的一句话就能使学校的接收能力成倍增长了?除非教委给小学明确而可观的补偿,否则小学怎么会去自找麻烦接收插班生呢?所以,如果由学生家长自行向公办小学提出申请的话,学校轻易就可以打发走这些家长,理由不用太多,一个“学校满员、没有名额”或者“已过招生期限、学校停止招生”就足够了。或者教委会默许学校向家长要求更多的赞助费,或者教委将这些学生安置到离家很远极为不便的学校上学,但那都等于间接地让许多打工子弟无法继续就学,这又怎么能算兑现承诺呢?

最后,北京市教委是在媒体和舆论的压力之下作出这番承诺的,而媒体与舆论的关注毕竟是有限的,在各种事件层出不穷的中国,媒体与舆论对某一事件的关注能否持续及持续多久都是问题。当媒体与舆论转向别的事件时,在没有了压力的情况下,北京市教委的承诺由谁来监督兑现呢?

未成年子女与父母团聚的权利及受教育权是国际社会公认的两项基本人权。未成年子女与父母组成的家庭是核心家庭,应该受到社会和国家的保护,而国家对公民的受教育权更负有尊重、保障和促进等义务。父母在北京谋生,子女就有权在北京与父母团聚。在政府不能为打工子弟提供公立义务教育的时候,首先应该尊重他们在民办小学受教育的自由。当然,民办小学应该具有一定的办学资质,能够保证学生的安全和教学质量,政府也应该扶持和帮助民办学校提高办学水平。但是,据调查从2006年起北京市就基本不再为民办打工子弟学校办理办学许可证了,这让民办学校如何发展呢?而且这次关停的民办小学中也有学校近几年已经斥资大幅度地改善了软硬件设施,但仍难逃厄运。在我国,随迁子女的义务教育问题已是沉疴久病,北京市其实为此也作出了很大的努力,目前正在为近30万随迁子女提供义务教育。彻底解决这个问题,需要中央政府对教育经费制度甚至户籍制度等等进行改革,不能仅仅对北京市提要求。但在没有明确可行的安置方案的情况下,贸然关停和拆迁打工子弟学校,使打工子弟要么失学,要么得离开父母做留守儿童,使两项基本人权总有一项要受到侵犯。有论者认为此举其实是逼迫“低素质人员”离开北京,倘若果真如此,则不仅侵犯人权,在伦理道德和手段上则至为卑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