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科网首页 | 客户端 | 官方微博 | 报刊投稿 | 邮箱 中国社会科学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本网首发 >

“谢尔曼反托拉斯法”还是“反谢尔曼反托拉斯法?”

——世界反垄断母法诞生背后的故事

韩伟
【学科分类】经济法学 竞争法学

 

【关键词】谢尔曼 谢尔曼法 反托拉斯

【作者简介】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法学博士研究生;专业方向:经济法学竞争法方向;联系方式:北京市朝阳区望京中环南路1号(100102)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联系电话:0086-10-64722504;电子信箱:hawleyandhazel@yahoo.com.cn

【收稿日期】2010年6月19日

【版权声明】作者授权本网首发,转载请注明"中国法学网首发"

【责任编辑】刘小妹

美国1890年颁布的《保护贸易和商业不受非法限制与垄断之害法》(An Act to Protect Trade and Commerce against Unlawful Restraints and Monopolies),是美国国会制定的第一部反垄断法,被称为全球反垄断法之母。该法最初由参议院共和党议员约翰·谢尔曼(John Sherman)提出,所以被命名为《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Act)。该法奠定了美国反垄断法律制度的基础,至今仍是美国反垄断的基本法律依据之一。这部世界反垄断母法在我国学界已广为人知,但许多人可能并不了解这部法律的诞生过程。谢尔曼1888年首次提起反托拉斯法议案时已是65岁高龄,该法出台后直到1900年他逝世时并没有显示出遏制垄断的巨大作用,因此《纽约时报》有关谢尔曼逝世的讣告中对该法只字未提。实际上,这部法律的出台并不顺利,其间许多事情还充满了戏剧性。

一、突然提出反托拉斯法议案

有关谢尔曼1888年突然对反托拉斯问题产生浓厚兴趣并提议出台反托拉斯法的原由,学界主要有两种看法:

一种解释是,谢尔曼试图通过提议反托拉斯法来维护共和党在竞选中的利益,这又与关税政策这一竞选中的焦点问题有关。谢尔曼在其职业生涯中不同程度参与了大量关税法律、政策的制订,并积极拥护通过保护性关税来促进国内产业的发展。而当时美国国内已有观点认为,正是保护性关税促进了国内垄断组织的生成,民主党也抓住这一问题大做文章,谢尔曼担心民主党借助国内民众对托拉斯日益膨胀的敌意而在竞选中获胜。1888年的竞选中,民主、共和两党的竞选纲领中都包含反托拉斯的内容,谢尔曼希望在这个问题上取得控制权,因为这样可以缓解共和党在关税政策方面的压力,并确保共和党在政策取向上不过于极端。有观点认为,实际上后来两党就共和党的谢尔曼反托拉斯法与民主党的Mckinley关税法互相支持达成了一致。有意思的是,谢尔曼在其后来的自传中更是将Mckinley关税法称为美国51届国会通过的最为重要的法案。

另一种有趣的解释认为,谢尔曼提议反拖拉斯法是对前政治竞争对手Alger以往不公竞选行为的报复。这种猜测的根据之一是,谢尔曼后来在参议院提议反托拉斯法时援引了密歇根州最高院Richardson诉Buehl一案的判决,而该判决恰好确认了Alger的一间公司限制了贸易。有关谢尔曼通过提议反托拉法报复Alger的这一看法,当时为政界人士所调侃,《纽约时报》相关文章也曾提及。

二、两届议会中艰难推进立法

1888年共和党大会后,谢尔曼立刻着手推进反托拉斯法提案,并将议案提交至财政委员会。令谢尔曼始料不及的是,民主党议员John Reagan也提出了反托拉斯法议案,并认为应由司法委员会审议。谢尔曼对此予以坚决反对,认为财政委员会更适合主导这一工作。谢尔曼在关税问题上的老对手Beck议员站出来反对,认为由商业委员会或者司法委员会处理更为妥当。这一争论最终以财政委员会处理而终结,Reagan的议案也无人再提及。谢尔曼开始积极推进其议案的审议进程,可惜的是,1888年国会对于谢尔曼反托拉斯法议案未能作为实质性的处理。

1889年谢尔曼继续积极推进其议案的审议,审议过程中的相关辩论主要聚焦于国会规制托拉斯的宪法权源问题。谢尔曼试图将国会的反托拉斯规制权的宪法权源定位于国会的征税权,Reagan则认为权源应为国会的商业与贸易规制权。另一民主党议员James George也对议案提出了有力批判,除对宪法权源予以质疑外,他还认为该法案会对部分合理的企业行为不当制裁,而一些应该规制的垄断行为却无法有效规范。有观点认为,谢尔曼反托拉斯法议案在美国第50届国会中未获通过,很大程度上归因于George的质疑。

谢尔曼在第51届国会重新提议其反托拉斯法案时,George继续重申其反对意见,谢尔曼予以了回应。谢尔曼重申了国会规制托拉斯的主要宪法权源为征税权的观点,同时也在一定程度上对州际商业与贸易规制这一权源予以了认可。此外,他从两方面对其法案内容进行的辩护:首先,法案并未提出新的法律原则,法案仅仅运用了古老而广为接受的普通法原则,在这些原则下其议案所规制的行为本来就是无效的。其次,法案并不会影响那些自由、公平的贸易行为,而只会对那些阻碍竞争、限制贸易或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予以规制。

三、逐渐丧失法案推进控制权

1890年3月25日开始,参议院连续3日就谢尔曼的议案进行讨论。大部门议员都赞同通过立法来规制托拉斯,但部分议员仍对该法案的宪法权源及可执行性表示质疑,辩论过程中谢尔曼的反应则显得"急噪而混乱"。由于谢尔曼在讨论过程中接受了议案的多种修改建议,最终导致其议案内容显得非常杂乱。1890年3月27日,两位共和党的资深议员George Edmunds和George Hoar在会议陷入僵局的情况下开始主导讨论。在后面的讨论中,一位资历较浅的共和党议员Oliver Platt对该议案进行了严厉的抨击,认为议案内容很不完善。随着讨论的进行,谢尔曼逐渐丧失了法案推进的控制权,参议院最终以31比28的投票决定由司法委员会处理该议案。随后,司法委员会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就提交了一份新的法案,新法案几乎修改了除标题外谢尔曼议案原稿的全部措辞。基于国会规制州际间与外国之间的贸易或商业的权力,新法案成功解决了国会规制托拉斯的宪法权源问题。新法案送交参议院讨论后作了细微调整便予以通过,随后又顺利通过了后续相关立法程序。

司法委员会提交替代法案后,Edmunds和Hoar主导了参议院的讨论,谢尔曼没有参加后续的讨论。由于最终通过的法案仍以谢尔曼命名,遭致部分异议,Hoar后来在回忆录中还予以了嘲讽。Hoar甚至在参议院提到,由于最终的法案是在谢尔曼强烈抗议下通过的,"谢尔曼反托拉斯法"(Sherman anti-trust law)应该被称为"反谢尔曼反托拉斯法"(Anti-Sherman trust law)!

尽管Edmunds、Hoar以及司法委员会的其他成员为最终通过的反托拉斯法作出了直接贡献,但替代稿的内容实质上与谢尔曼最初提案内容是一致的,该法以谢尔曼命名仍然公正。毕竟,谢尔曼在将近两年的时间里历经两届议会,积极推动了立法进程,是该法名副其实的最初、最重要的推动者,其完全值得被尊称为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反垄断先驱。

参考资料:

Hans B. Thorelli(1954),The Federal Antitrust Policy: Origination of An American Tradition,George Allen & Unwin

William Letwin(1981),Law and Economic Policy in America: The Evolution of The Sherman Antitrust Act,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John Sherman(2008),John Sherman's Recollections Of Forty Years In The House, Senate And Cabinet V1: An Autobiography (1896),Kessinger Publishing

相关信息